现金炸金花app

字体大小:T T T

首页

广东低价目录药品大部分涨价 个别药品涨十多倍

发表于:2019-11-22 15:58:08

    今年6月1日起,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取消药品政府定价,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。实施一月,新政影响如何?连日来,新快报记者走访药店、医院进行了采访。
 
    “广东省药品统一招标平台显示,之前低价目录、采购困难药品的价格几乎全线上涨,如地高辛等低价药涨了十多倍;但竞价药品因为有多个品牌竞争,有的药品有小幅下调,不过下调的幅度不大,多在几毛钱至几元间。”有医院药品采购师向新快报记者如是透露。
 
    非处方药的零售方面,记者通过走访广州市内二十多家药房后发现,药价也是有跌有涨,同样存在之前的低价药取消限价后涨价现象,由于供货价突然上涨,不少药房担心市民不接受新价格不敢采购,处于断货状态,例如地高辛之前供货价2.4元一盒(30片),取消限价后供货价涨至45元一盒(30片);又如西兰地,原价10多元一盒,现价50多元一盒,因为涨幅较大,药房普遍无新进货,广州这些药基本处于断货状态;其他常用药,如感冒、消炎、肠胃炎等少量药品供货价有小幅上涨,例如治疗支气管哮喘的茶新那敏片以前成本价是2元多,现在七八元,肠炎宁原来21元,现在调到33元。大部分药房为了留住顾客,零售价仍然维持原价,药店反映几千种普药的价格较为平稳。
 
    对于部分低价药、采购困难药品的价格上扬,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一种市场调节的自然现象。业内人士也期待政府能加强药品价格监管。
 
    药店
 
    地高辛涨价幅度惊人 药店不敢进货致缺货
 
    国家放开限价后不久,北京、陕西等地均出现地高辛片暴涨、缺货现象,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,广州同样存在这种情况。作为一种用于高血压、瓣膜性心脏病、先天性心脏病等急性和慢性心功能不全的药品,家住越秀区、有心脏病的刘阿姨几乎每天都要吃,近期她却发现,在家附近的各大药房,这种药很难买到,随后网上搜索发现,同样的药,以前7元一盒不到(100片),现在网上卖到68元一盒,只得每个星期都去医院开药。
 
    地高辛售价涨幅为何离谱?有药店负责人的解释是“因为供货价也上涨明显”。“地高辛零售价还是维持2.7元一盒(30片),只是目前没有库存,没有货卖。”昨日,老百姓大药房连锁广东有限公司总经理游仙果告诉新快报记者,药房此前一直从赛诺菲(杭州)制药有限公司进货,近期该药的进货价暴涨,“供货商报的供货价是一盒45元(30片),比以前的进货价高十多倍,价格太高,我们没有接受,考虑到顾客也无法接受,所以没有进货。”游仙果说,受此影响,地高辛在广州35间老百姓药房中均处于缺货状态。
 
    除了地高辛等低价药,其他普通药价情况如何?连日来,新快报记者先后走访了广州不同地区的多家药店,大多店员表示并没察觉药品零售价有较大变动。不过,有药房负责人娟姐告诉记者:“近几年来药品进货价格整体呈上涨的趋势,下跌的药品一个都没有。”她说,近一个月来,轻微感觉到药品的上涨,不过普遍上涨几毛钱,例如999感冒药、三精的头孢拉定、阿莫西林胶囊这些常用药普遍有点上涨。
 
    服务于某连锁药房的店员阿玲告诉记者,药店经常会有价格调整,一般每次调整涉及几种到十几种药品,价格有升有降。她透露,公司参考竞争对手的定价调整店内药品的价格。因此即使进货价上升,也不一定即时上调该药品的零售价。
 
    在一家位于石牌东路的连锁药房,店员告诉记者没有留意西药有明显的价格波动,但中成药价格上涨明显,每种药品起码涨价几毛钱。
 
    在体育中心广百百货的连锁药店海王星辰,记者也观察到店里的许多药品没有更换新的价格标签。店员阿梅表示,虽然开放了限价,但具体的细则还没有出来,在其他对手按兵不动的情况下,公司总部不好贸然地做出升价的举动,以免造成一定的损失,她推测公司可能会在后一段时间再做出反应,即使供货价有小升,零售价还是会参考市场价格,定价在大家接受范围之内才可。
 
    医院
 
    急救用药必须常备
 
    价格贵也被迫进货
 
    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,医院作为用药的主要场所,感受是最为明显的。新快报记者随机采访了部分三甲医院、社区医院、县人民医院的药房负责人了解到,广东省内医院的药品都基本通过阳光采购平台统一采购,在广东药品交易平台上,低价药目录、采购困难药品目录上的药品大部分涨了价,有的涨了几倍甚至十多倍;而竞价目录里的药品因为有多品牌的药厂竞价,有不少药品供货价则有小幅下调。
 
    记者了解到,此类药价上涨中,因为低价药、采购困难类药品在社区医院和县医院占比较重,这类医院患者的药价上涨感受也较为明显。
 
    惠州龙门县人民医院药剂师王亦成就告诉记者说,医院有800个品种、规格的药品,其中470多种是基本药物,近期上广东省统一采购平台发现,基本药物中采购困难、低价目录的药品品种几乎上涨了,特别是低价目录的药品,九成以上涨价。王亦成介绍,在该院,采购的低价药品有156种,意味着医院四分之一的药品涨了价。他举例说,地高辛以前一瓶(100片装的)七八元钱,现在涨到几十元一瓶;心脏病药西地兰 ,以前1盒10多元,现在涨到了50多,涨了四五倍;盐酸溴己新片主要用于急、慢性支气管炎以及支气管扩张等有多量粘痰而不易咯出的患者,小孩、大人都常用,以前1瓶100粒8元钱,现在直接涨到了60元左右;肾上腺素属于采购困难品种,也涨了价……
 
    “这些急救用药都是必须要常备的,且无同类产品的药品。即使贵,也得采购随时备用。”王亦成无奈地表示。”
 
    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尹炽标告诉记者,自2000年以来,我国一直对医保目录内药品和目录外特殊药品实行政府指导价管理,即最高零售限价管理。之前,低价药品没有生产商愿意生产,也给医院药品采购造成困难。尹炽标直言,长此以往,肯定对医疗服务造成严重影响。他以地高辛为例,这类抢救药品即使大医院也很难找到供应。“由于价格太低,厂家不应标”,他说。为应对此情况,医院只能联系厂家,在全国寻找药品,“广东采购不到的,往北方采。”
 
    市民
 
    细心市民发现价格上涨
 
    不同药房还同药不同价
 
    在药店里购买感冒药的市民张先生告诉记者,对药品价格的涨跌不太敏感。一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才会购买一次药品,药品常常更换包装,很难比较价格。
 
    也有细心的市民发现了6月药价涨幅明显。患有心脏病需长期服用辅酶Q10胶囊的刘老太这个月到县级医院开药时发现,原本4毛多每粒的胶囊现涨到了8毛多,价格翻倍。医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她,由于县级医院已取消药品加成,药费增加直接反映出药品采购价格已经上涨。
 
    另外,记者注意到不同连锁店对于同一药品的定价还是存在微小的差距,比如说感冒类药品,价格差距在1.5元以内。如999感冒灵颗粒,老百姓的售价是9.8元,二天堂的则是10元,白云山头孢拉定胶囊,康乐医药标价13元,老百姓则少0.4元,还有哈药集团的感康,二天堂和寿生堂的售价均为14元,老百姓则为13元。
 
    新快报记者对在店里购买感冒药的李先生进行了简单的采访,张先生称没注意到药品价格最近有何变化,也没听亲友提起过,但是他表示,几乎每种药动辄十几二十元一盒,药价只感受到升的趋势。
 
    采访中,仍是有市民感叹目前看病住院费用仍然较高。34岁的李先生6月29日因急性阑尾炎在广州市三甲医院住院,行腹腔镜阑尾切除术,住了一天一夜院,出院结算时,手术费、药费、检查费结算是12000多元。“我也注意到,阑尾切除术只需要680元,而非植入材料(2765元)、检查费(3000多)、药费(2504元)、治疗费(3738元)等的收费占了绝大部分。均高于医生的诊疗手术费。”李先生坦言,相比其他费用,680元的医生手术诊疗费不能算高。
 
部分涨价药品数据